当前位置:金蝉阅读

书荒推荐偷窥的贼人-百里十书写的书

时间:2022-11-24 18:21:29    作者:百里十书    来源:yw

小说简介:偷窥的贼人的主角是温念软云辰安,百里十书风吹情动写作手法娴熟,善用伏笔,使人回味无穷,极佳好文,完美情节,值得推荐。温念软身为皇上的妃子,拿的是宫斗剧本。按照套路,要开启宫斗模式?达咩!她只想猥琐发育。她最大的梦想是做条...

书荒推荐偷窥的贼人-百里十书写的书

第七章

007:狗皇帝的怀疑

片刻时辰,一名太监在门口禀报:“皇上,国师大人来了。”

“让国师进来,”萧烬燃应答。

房门被推开,云辰安一袭月白长袍,眉眼间晕染淡淡光华,遗世独立。

上前,他弯腰施礼:“臣见过皇上。”

清润的嗓音,儒雅好听。

萧烬燃抬一下手:“子书不必客气,请坐。”

子书,是云辰安的字。

云辰安坐在一旁椅子上,轻抿了一口茶水:“不知皇上找臣来有何事?”

萧烬燃眉心紧锁,只道:“陪朕下盘棋吧。”

云辰安看了他一眼,似乎看出萧烬燃有心事,但没多问,跟他下了一盘棋。

几局过后,萧烬燃皆输。

他放下手中棋子,几分躁意的捏下眉心:“半年不见,子书的棋艺越发精湛了。”

云辰安如玉指尖摩擦着一枚棋子,轻笑:“不是臣的棋艺精湛了,是皇上没静下心。”

几局下来,看得出萧烬燃心不在焉。

萧烬燃往后靠在椅子上,指尖按着眉心几分疲惫,“你不在皇宫的这半年里,一直有贼人出没,搅的宫里不安生,朕也没少花费心思来抓这贼人,但是她太狡猾,总是来无影去无踪。”

贼人......那位温妃娘娘?

云辰安轻敛着眸子,面上平静:“如皇上所说,这贼人可在宫里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?”

萧烬燃蹙眉想了想:“没有。”

虽说这贼人在皇宫四处乱窜,但是从未干出过伤害宫人性命的事情,丢的最多的东西,就是御膳房的晚膳。

不知这贼人是不是饿死鬼投胎。

但即便是这样,萧烬燃心里也不安生。

再说皇宫是什么地方,岂能让一个贼人整日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还真是无法无天了。

反正这贼人在萧烬燃心里就是一根刺。

云辰安道:“昨天晚上皇上捉拿那贼人,可有了头绪?”

“那贼人溜的太快,被她给跑了,”萧烬燃烦躁。

想起昨晚那位闯到他宫殿的女子,云辰安嘴角不自觉一抹笑意,像只狐狸似的,确实溜的很快。

萧烬燃发觉他嘴角的笑意,微挑眉心:“子书在笑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只是突然想到了之前遇见的一只小狐狸,溜的很快,很像皇上说的那位贼人。”

云辰安从容淡定,嘴角笑意不减。

萧烬燃对他的话也没有怀疑,指尖摩擦着拇指上的玉扳指:“昨晚在霄云殿的时候,那贼人出没,朕在殿周围抓到了温妃宫里养的猫儿。”

云辰安抬眸,眼底平静的看不出一丝涟漪:“皇上怀疑温妃娘娘?”

“倒也说不上怀疑,总觉得事有蹊跷,”萧烬燃淡声。

以温念软那病弱的身子骨,飞檐走壁估计早摔死了。

他接着道:“方才朕去扶华宫看了一下温妃,想借机打探一下。”

“那皇上可打探到什么了?”云辰安眉心微动。

萧烬燃摇头:“没有。”

云辰安挑眉:“皇上会读心术,难道就没在她心里看出点什么?”

“看出了,”萧烬燃脸色转黑:“她在心里骂朕是狗。”

“......”云辰安脸色微凝。

出乎他的意料,原来那位娘娘这般不待见皇上。

他打趣一声:“原来皇上还有被后宫妃子不待见的时候。”

萧烬燃嘴角抽搐,无言反驳。

他斜了一眼云辰安:“子书这是在幸灾乐祸?”

云辰安摇头轻笑:“不敢。”

萧烬燃知道他心里肯定在想些什么,但奈何他看不穿云辰安的心思。

萧烬燃虽然会读心术,但对云辰安没用,还有那些跟他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也没用。

他回眸轻哼一声:“朕倒是也没想到,温妃这般不待见朕,当初温德城和太后把她送到宫里,目的不就是让她争宠监视着朕吗,没想到这半年来朕冷落着她,她也不上前凑。”

以前他还以为温念软一直在背后筹谋着什么,今日才知道,原来这女人不来献殷勤,是单纯的不待见他。

怪不得半年来整天待在扶华宫不出来。

云辰安静默的喝着茶,敛下的眸子也看不出在想些什么。

似乎,他对温念软也有了新的认识。

......

扶华宫。

温念软躺在软塌上翘着二郎腿,没个正形,眯着眸子晃悠着脚尖,脑子里在回想着今日发生的事情。

萧烬燃今日来扶华宫找她肯定是有所怀疑了,从她入宫半年以来,萧烬燃这是一次见她的面儿。

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,萧烬燃一直是不待见她的,只因她是永安侯府的女儿。

她父亲温德城是永安侯爷,母亲李画春是右相府的女儿,排行老三,大姐李吟秋正是当今太后,并未是萧烬燃的生母,萧烬燃的生母是虞桑。

当初先皇在世的时候,封虞桑为皇后,萧烬燃一出生便是太子,雍容尊贵,羡煞旁人。

但在他五岁的时候,虞桑便病逝了,李吟秋便成了新任皇后,年仅五岁的萧烬燃便过继到她膝下。

李吟秋还生有两儿一女,分别是二皇子萧维封和六皇子萧维轩,还有十公主萧清潼。

其中萧维封还是温念软当初的心上人,如今却和她那位绿茶渣姐勾搭在一起。

虽然萧烬燃从小在李吟秋身边长大,但李吟秋心里还是想让自己的亲儿子来做皇位,面上对萧烬燃百般慈爱,背后却是百般设计。

但奈何萧烬燃命大,每次都化险为夷,十五岁时先帝驾崩,萧烬燃继承皇位。

即便他现在已经坐上皇位有七八年了,李吟秋还是不甘心,暗地没少使绊子,她跟萧烬燃母子俩也只是面和心不和。

因为李吟秋和李画春是亲姐妹,温念软也理应唤李吟秋“姨母,”而侯府也一直在暗中支持李吟秋,他们把温念软送到宫里,就是为了监视着萧烬燃。

萧烬燃也明白李吟秋和温德城的计谋,所以从温念软入宫起,就没翻过她的牌子,故意冷落她。

而温念软的这扶华宫,也是所有妃子里面最冷清的一个宫殿,其他妃子身边都是前呼后拥的,也只有温念软身边只有两个婢女,宫里连个看门的太监都没有。

要不然萧烬燃今日突然到访,她也不会连个准备都没有。

“占为己有。”

秋白张大嘴,如遭雷劈。

她哆嗦着小嘴:“娘娘,您、您不会是想......红杏出墙吧?”

“说什么浑话呢,”温念软白了她一眼,秋白刚松了一口气,却又听她轻哼:“你家娘娘是那种矜持的人吗?什么红杏出墙,多麻烦,劳资直接翻墙好吧。”

“......”

秋白双腿一软,险些摔倒。

今年的这个春天,看来皇上的头上非得长绿色的小草不可。

回月遥宫的路上,溪竹跟在云辰安身后,踌躇几下,不解问道:“主子为何要包庇着那位温妃娘娘?”

他家主子明明知道那贼人就是温妃,还对皇上有所隐瞒,虽说主子性子温善,但这也不是他的做事风格。

云辰安目视着前方的路,初春的暖风在他眸中荡漾,吹起一丝涟漪,他淡淡轻笑:“可能,她比较有趣。”

有趣?怎么有趣了?

溪竹不懂。

......

温念软走到朝阳宫门口,桂嬷嬷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,看见温念软走过来,老脸上的褶子更深了,咧开嘴笑道:“太后已经盼娘娘好长时间了,今儿个可算是把娘娘给盼过来了。”

虽然温念软不受皇上待见,日子过的寡淡,但她身后还有一个太后,宫人也都是识趣的,看在太后的面子上,也不敢对她有任何不敬之意。

“多谢桂嬷嬷在此等候,让你久等了。”

温念软垂着眸子,客客气气应声,说话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。

“娘娘哪里的话,这都是老奴应该做的。”

桂嬷嬷老眼笑成了一

关键字:

偷窥的贼人小说
金蝉阅读猜你喜欢